司徒雷登》中说::“他是美国侵略政策彻底失败的象征-印江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校园新闻稿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司徒国民党-司徒雷登》中说::“他是美国侵略政策彻底失败的象征

抖森疑遭性骚扰

70年後的今天,又發生着幾件不得不提的事:

能詮釋這句話的,何止司徒雷登?中美70年來的鬥爭、交往、合作,都說明了一點。

(圖:站在飛機前,即將離開中國的司徒雷登。)

他在晚年回憶錄中寫道:「1946年,環境所迫,我莫名其妙地被『遣送』到了位於南京的美國使館,擔任駐華大使一職——那是我在中國所扮演的最後一個角色。直至1949年,我依依不捨地離開了這個傷心之地。」

70年前的今天,在歷史的洪流中,發生了一件「小」事。

(圖:重慶談判期間的周恩來與司徒雷登。)

長安君只想說:中美「相合」時,願有更多司徒雷登;一旦中美「纏鬥」,唯願再無司徒雷登!

今天,商務部回應:「如果美方加征關稅措施付諸實施,中方將不得不採取必要的反制措施,堅決捍衛國家核心利益和人民根本利益,一切後果全部由美方承擔。」

對當時的國民黨來說,司徒雷登,是位不折不扣的「貴客」。據統計,至1946年6月底,美國政府為國民政府訓練部隊和軍事人員達15萬人,裝備國民黨軍45個師。同時,還用軍艦、飛機直接運送國民黨軍隊共約54萬人到達進攻解放區的前線。而根據美國租借法案,二戰後美國向國民政府移讓物資總值達7.8億美元。作為「世界頭號強國」的駐華大使,司徒雷登輕視不得。但,歷史的洪流滾滾向前。當1949年,人民解放軍橫渡長江、南京國民黨政權「如鳥獸散」時,這樣一位「大人物」選擇留在南京。隨後,在美國政府的命令下,黯然離場。

它小到只關乎一個人:司徒雷登。由於美方堅持帝國主義立場,中美談判無疾而終,1949年8月2日,時任美國駐華大使的司徒雷登離華返美。它又大到影響了幾代人:毛澤東同志膾炙人口的名篇《別了,司徒雷登》,由此成為國人共同的歷史記憶。

先是美國無視中國在知識產權保護、改善外資營商環境方面的努力,採取加征關稅等經貿限制措施,挑起中美經貿摩擦。在雙方啟動磋商、就大部分內容達成共識后,美國又三次出爾反爾,一再對中國商品加征關稅,甚至堅持在協議中寫入涉及中國主權事務的強制性要求。更加無法容忍的是,「暴力亂港」事件背後,也有美國的黑手。

(圖:1949年渡江戰役,百萬雄師過大江。解放軍前進南進,向著解放全中國邁進。)

由於美國單方面退出,已有32年歷史的《中導條約》正式失效。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表示,這「使世界失去一個防範核戰爭的寶貴措施」。美國總統特朗普似乎並不在意,他反而連發幾條推特,聲稱將對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關稅。此時,中國剛剛告別了來上海談判的美方代表團。

但遙看70年前,浴血奮戰,何等艱難。今天,我們又何懼今天?

「送別」司徒雷登時,毛澤東同志談到美國的干涉:

「和談失敗了,欺騙不行了,戰爭揭幕了。」

歷史經常重演,往往是由於沒能從歷史中汲取教訓。

僅從當下最受關注的經貿關係看:媒體報道顯示,中美兩國日均貿易額達15億多美元,年均為每個普通美國家庭節省850美元以上。截至2018年底,中國企業在美直接投資731.7億美元,為美國創造了大量就業崗位;美國對華實際投資851.9億美元。2017年,美國企業在華年銷售利潤超過500億美元。

「原來美國的所謂『國際責任』和『對華友好的傳統政策』,就是干涉中國。干涉就叫做擔負國際責任,干涉就叫做對華友好,不干涉是不行的。」

這也正應了習近平總書記的名言:「中美合則兩利,斗則俱傷。」

20世紀初,他多次募集資金,創建了北京大學校址的前身——燕京大學。他任燕大校長27年,不到一萬名畢業生中,院士輩出。司徒雷登「騎着毛驢為燕大選址」的佳話,廣為流傳。

新中國為什麼要「送別」司徒雷登?並非出於私人恩怨,而是站在其身後的美國。歲月荏苒,司徒雷登早已不是一個人,而成為一個符號。《別了,司徒雷登》中說:「他是美國侵略政策徹底失敗的象徵。」司徒雷登離華后3天,美國國務院就發表《美國與中國的關係》白皮書。時任美國國務卿艾奇遜毫不避諱地說,反法西斯戰爭結束時,美國在中國有三種選擇:1、一乾二淨地撤退;2、幫助國民黨毀滅共產黨;3、幫助國民黨在中國的權力最大化,同時促成國共妥協。一乾二淨地撤退?美國不願意。徹底戰勝共產黨?國民黨已失盡人心,無異於痴人說夢。於是,美國作出第三種選擇——由美國出錢出槍,蔣介石出人,替美國打仗殺中國人,發起了一場藉以變中國為美國殖民地的戰爭。這場戰爭,我們叫做「解放戰爭」。結局,70年前已註定。

這場貿易戰中,我們毫無疑問會有損失、會有犧牲。

70年前我們飽經戰亂,也沒有怕過美國的真刀真槍,今天,更不會怕特朗普的「極限施壓」。1949年,中國人用鮮血和生命,換回「送別」司徒雷登的底氣。今天,這個底氣只會更足、能力只會更大、決心只能更強!

70年前,戰爭,更多表現為實打實的短兵相接、近身「熱戰」。而今天,關於政治、經貿、科技、文化、外交乃至國際話語權的戰爭,更加無色無形卻無處不在,其激烈和殘酷程度,絲毫不亞於70年前。

特朗普又提加征關稅,結局竟70年前就被寫好

顯然,美國沒有因此「再次偉大」,反而因一意孤行,不僅在國際市場上丟了實利,更在國際社會中失了人心。

當年,新中國「送走」司徒雷登,是在告別一段被侵略、被干涉、被欺騙的歷史。只要美國的野心和企圖不變,司徒雷登,就必須被送別。

(圖:司徒雷登。)離開生活了45年的中國,司徒雷登,生前再沒有踏上中國的土地。

司徒雷登,1876-1962。生於杭州,葬于杭州。作為一名在中國「土生土長」的美國傳教士、外交官、教育家,有歷史學家評價:「整個20世紀大概沒有一個美國人像他那樣,曾長期而全面地捲入到中國的政治、文化、教育各個領域,並且產生過難以估量的影響。」司徒雷登唯一的「從政」生涯,只有短短兩三年。

相比70年前,這何嘗不是一場赤裸裸的極限施壓戰?

針對美國加征關稅的挑釁,中國的反應也不客氣。

當年,被「送別」的不只是司徒雷登

但6月發佈的《關於中美經貿磋商的中方立場》白皮書顯示,在中美經貿摩擦加劇的2018年,美國僅有16個州對華貨物出口實現增長,34個州對華出口下降,24個州出現兩位數降幅,受關稅措施影響的美國農產品對華出口同比減少33.1%,其中大豆降幅近50%。

是非功過,任人評說。如今,安葬在杭州的司徒雷登,看到特朗普今天的所作所為,不知作何感想呢?

1946年7月,時任美國總統的杜魯門,任命司徒雷登為美國駐華大使——更確切的說,是美國駐中華民國大使。顯然,司徒雷登的政治生涯並不走運。

有人覺得,是中國發展「挑戰」了美國的地位,退一退就能中美友好;有人覺得,是中國企業「不合規經營」違反了人家的規矩,改一改就能中美友好;有人覺得,是中國的政治體制、市場機制有這樣那樣的問題,照葫蘆畫瓢、虛心求教就能中美友好。

「和談失敗了,欺騙不行了,戰爭揭幕了。」毛澤東70年前在《別了,司徒雷登》中的話,對照當下,亦不過時。

「在他代表馬歇爾系統的政策在中國當大使的整個時期,恰恰就是這個政策徹底地被中國人民打敗了的時期,這個責任可不小。」《別了,司徒雷登》中說。

外交部回應:「中方不會接受任何極限施壓和恐嚇訛詐,在重大原則問題上我們一寸也不會退讓。」

「司徒雷登看見了什麼呢?除了看見人民解放軍一隊一隊地走過,工人、農民、學生一群一群地起來之外,他還看見了一種現象,就是中國的自由主義者或民主個人主義者也大群地和工農兵學生等人一道喊口號,講革命……使得他『煢煢孑立,形影相弔』。」

美國從來沒有放棄遏制中國的幻想,我們中有些人,卻對美國心存幻想。

釋放的信號很明顯:包括貿易戰在內的中美衝突,沒有贏家。中國不想打,但也不怕打。

司徒雷登的不走運,在於他必須承擔失敗的責任。

今天的中美經貿磋商談判中,美國「干涉」同樣揮之不去。

毛澤東同志在《別了,司徒雷登》中,說得好:

中美「合則兩利,斗則俱傷」公允地講,即使是被新中國「送別」的司徒雷登,對中國教育事業亦有不少貢獻。

真是這樣嗎?看看美國政治人物的表態,長安君不再贅述。

今天,長安君只想聊一件事——當年,我們為什麼有底氣「送別」司徒雷登?以及今天,我們是否還有能力「送走」司徒雷登?

今日关键词:张中如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