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游戏业务每年都会有很多重磅的游戏推出-塔城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校园新闻稿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未来周刊-腾讯游戏业务每年都会有很多重磅的游戏推出

武汉地铁恢复运营

杜可君:我認為可以持續的,行業方面來看,遊戲整體的業態還在收緊。新進入者和小玩家越來越難賺錢,行業壟斷性壁壘不斷提高。另外,個人認為,相較於電影等娛樂,遊戲行業是具有類似於足球的生態特徵,例如,大型爆款遊戲,除了遊戲本身,還要有很強的運營能力,比如《王者榮耀》、《和平精英》組織國際比賽,實際上都是很大胆且有效的運作。此外,騰訊遊戲業務每年都會有很多重磅的遊戲推出,例如擬今年或明年推出的《英雄聯盟》手游,本身就是PC端目前最成功的一款遊戲,且更為國際化,推出後有很大的機會成為重磅遊戲。

觀點2:騰訊的廣告業務,投資者其實不用過分的悲觀,因為互聯網廣告整體相對於傳統媒體,增長速度肯定是越來越快的。

《紅周刊》:廣告業務方面,2019四季度持續增速回升,其中社交廣告是增長主力。財報同時披露,朋友圈第四條廣告在2019年底已經成功測試,疊加微信搜索、看一看、視頻號等潛在可拓展的廣告資源,您認為2020年騰訊廣告業務的增長是否具有持續性?

重磅手游陸續上線將推動業績持續釋放

杜可君:受疫情的影響,近期股價跟隨下跌。從中長期角度來看,騰訊肯定是被低估的。估值邏輯的話,我沒把它看得那麼複雜,就把它看成一家運營比較穩健的公司,跟茅台沒什麼區別。這些企業已經很成熟了,短期只要看它整體利潤的增長是否仍在繼續,和估值是否匹配,長期看護城河是否依然牢固,觀察它市盈率波動就可以了。

《紅周刊》:您曾表示,除了遊戲、金融科技和廣告業務,投資業務是很有看點但又往往容易被很多投資人忽視的部分。從投資模式上看,騰訊對外開放的投資態度,讓自己在不擅長的領域得以卡位的同時,也給了頭條系在短視頻賽道崛起的空間,您對此如何看?

騰訊雲如果講優勢的話,騰訊的起家靠的是像長視頻、遊戲等領域,所以該領域的B端用戶會傾向於選擇使用騰訊雲服務。而阿里起家是電商,所以阿里雲的應用領域可能會更偏向于中小商戶。此外,國內另一大雲服務巨頭華為服務客戶則以央企、國企以及政府客戶為主,也佔據了優質的賽道。因此,未來中國雲服務市場大概率將呈現三分天下的格局,各巨頭之間根據地域或者區域來劃分服務範圍。另外,考慮到數據的安全性,一些大型國企或央企會選擇數據雙備份甚至三備份,這也給巨頭們發展雲業務提供了機會。

隨着補貼減少,費率端的下降,支付業務業績的釋放是具有可持續性的。至於未來滲透的場景空間,我認為主要取決於中國經濟的發展,以及居民消費情況,如果居民消費水平不斷提升,線上消費通常需要從騰訊支付和支付寶中選一個。所以我們可以把微信支付理解為一家金融機構,類似於銀行,居民消費類似於銀行流水,在資金流動過程中騰訊截取一部分費用並不斷提供金融服務,例如理財產品、貸款等業務。未來兩大巨頭會持續在這方面做拓展,周期也會比較長,但兩大巨頭處於相對穩定發展的階段。

自3月18日披露2019四季度以及全年度業績報告以來,全面好轉的各業務帶動騰訊控股的股價也一路上漲。那麼,從長期視角看,當前騰訊的投資價值如何?騰訊最新財報中透露出哪些值得重點關注的重要訊息?2019年四季度單季營收首次實現千億元,同比25%的增速也為2019年四個季度中的最高值,是否意味着騰訊已經從「泥潭」中脫身?5G時代面對日新月異的軟硬件更新,騰訊又是否能依然領跑?……

5G時代仍將領跑長期來看估值仍處低估區間《紅周刊》:騰訊最近頻繁被國際投行看多和買入,從您的角度來看,當前的騰訊投資性價比如何?您的估值邏輯是什麼?

觀點3:我們可以把微信支付理解為一家金融機構,類似於銀行,居民消費類似於銀行流水,在資金流動過程中騰訊截取一部分費用並不斷提供金融服務,例如理財產品、貸款等業務。

杜可君:騰訊的廣告業務,投資者其實不用過分的悲觀,因為互聯網廣告整體相對於傳統媒體,增長速度肯定是越來越快的。因為互聯網廣告和流量直接挂鉤,因此擁有流量的騰訊、阿里、百度、頭條等,廣告業務都不會進入衰退,反而會隨着中國整體經濟體量的增長而不斷增強。

杜可君:個人認為,公有雲業務方面,騰訊想要超越阿里是不容易的,甚至不可能。因為阿里的雲業務布局很早,無論是行業滲透還是技術耕耘以及戰略重視程度,包括B端的基因,都是其雲業務發展的很好的支撐。

杜可君:這是隨時都有可能發生的,但需要進一步觀察,盲目去預測沒有太大意義。未來如果有可以挑戰騰訊的新產品出現,也不可能在騰訊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一夜之間顛覆。個人認為,等到威脅騰訊的產品出來之後,再做分析也來得及。

杜可君:有可能,但不容易。因為遊戲本身是個變化很快的行業,遊戲玩家需要沉澱,並且遊戲玩家越來越注重遊戲品質,例如《王者榮耀》或《和平精英》的重度遊戲玩家,你想讓他在兩三年內切換成另一款同樣類型的遊戲是很難的。

杜可君:因為騰訊、阿里等科技巨頭業務目前主要在國內,海外也以華人市場為主,所以影響有限。至於國內是否會推出類似的政策,目前還不好判斷。但個人認為,即使推出了影響應該也不大。例如,像對白酒等企業徵收的消費稅,過去不時會提稅,這側面反映出這個行業是賺錢的,理應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如果所處的是沒落的行業,肯定不會再主動去徵收新的稅種。所以,徵收數字稅是很正常的行業發展趨勢,表面是限制,其實也是國家在引導行業健康發展,同時,也希望社會財富的分配更加平衡。某種程度上,恰恰也說明了相關行業的龍頭企業是好企業。

《紅周刊》:2019年度小程序承載交易額超過8000億元,同比增長超過1倍,相較於微信在商業化上的克制,騰訊對小程序商業化的重視程度在今年被提到了空前的高度,您如何看小程序的流量變現?

《紅周刊》:雲遊戲被認為是 5G 最先落地的應用場景。目前來看,騰訊雲遊戲主要體現在START 雲遊戲平台(未上線)和「騰訊即玩」兩大平台,您如何看騰訊在雲遊戲方面的布局?是否具備與國外大廠雲平台較量的實力?

觀點1:騰訊在短視頻上的加碼,是符合預期的,因為短視頻屬於信息流中很重要的賽道,騰訊不會輕易地放手,肯定會親自下場來爭奪市場。

《紅周刊》:圖文付費也是當前微信正在嘗試變現的手段之一,您認為圖文付費在微信平台上發展的前景如何?能否形成氣候?

杜可君:廣告的投放主要來自於需求,從這點來說,我特別看好小程序的潛在變現能力。因為現在越來越多的商家已經進入到小程序的生態,而它商業的本質是將用戶的需求和合適的用戶群的綁定,實際上它是一種人與物關係的連接。小程序最大的優勢是與社交聯繫很緊密,例如媽媽群一起團購課程等。因此,個人覺得,小程序以及依託于小程序的微商模式可能是未來很多垂直細分領域的發展方向。從變現方式來看,小程序變現的方式,相較於京東或阿里收傭金的形式,會更傾向於投放廣告。同時,小程序也綁定了B端商家,在支付端也可以產生很高的收入。因為商家推送小程序給消費者最終是需要產生消費,消費只能用微信支付,產生了流水之後就可以有截流,我覺得這是它未來的機會所在。

杜可君:互聯網和其他傳統行業的不同在於行業壁壘很深,這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資產,二三十年前看互聯網公司,就看誰可能會實現領跑。現在,互聯網公司崛起需要很強大的資本支撐,直白說就是「燒錢」,新互聯網公司想要「插隊」很不容易。二是技術或者客戶黏性等門檻比較高,新公司難以介入傳統互聯網領域。即使有「新介入者」出現,他們也主要集中在一些細分且產業規模不太大的領域,是傳統互聯網巨頭覺得沒必要或者不擅長做的業務。比如遠程醫療和在線教育,湧現出平安好醫生、VIPKID等新興公司,騰訊在這些領域是有投資的。個人覺得社交娛樂才是騰訊的基本盤,這些還是要做好。

《紅周刊》:彭博社報道稱,支付寶希望創建4000萬個小程序來挑戰微信。您如何看支付寶和小程序之間的紛爭?支付寶創建小程序能否對微信小程序帶來實質性影響?

小程序潛在變現能力值得期待

《紅周刊》:在吳曉波所著的《騰訊傳》(2017年初上架)中,將騰訊定義為互聯網時代的「倖存者」「挑戰者」和「領跑者」。在即將到來的5G時代,騰訊還能不能領跑?它的挑戰比機遇多還是少呢?

杜可君:理論上講,現在為更好、更優質的內容付費是個趨勢,微信在這個趨勢之下去分一杯羹是沒有問題的,但是這個市場有多大還需觀察。

《紅周刊》:受益於國內外市場的手游收入增長和supercell並表影響,2019四季度騰訊遊戲業務同比增長25.2%,其中本期末的遞延收入項達到歷史最高值609.49億,環比增長11.89%。考慮到春節期間,多款遊戲流水創新高,您認為遊戲業務的業績增長是否可持續?

杜可君:市場對於投資這部分收益每個人的理解都不同,這也導致每個人給出的騰訊估值不同。但騰訊當前估值中樞高於海外社交巨頭Facebook,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正在於此。

新引擎金融科技前景樂觀《紅周刊》:騰訊雲業務去年全年營業收入突破170億元,同比增長近90%,與阿里雲差距進一步縮小,您如何看騰訊雲未來在我國公有雲領域的地位?

《紅周刊》:市場有觀點認為,在騰訊帝國面前,唯一能讓其崩塌的因素在於通訊硬件的變革,而非單純的軟件更新,您對此如何看?

從企業對外投資的理解來看,我個人認為,企業最高明的做法就是創造生態。企業要有自己的管理半徑,有自己的能力圈。從常識來講,除了核心業務之外,企業將所有業務都自己做也是不太現實的。例如騰訊支付、視頻號、遊戲這些業務都是自己親自下場去做,而且會用很強的力量去抗爭,但在短視頻、微博、搜索等領域只要保持不掉隊就好。

杜可君:騰訊遊戲的營收已經是全球的老大。海外市場因為基數小,增速會比國內要快。

杜可君:總體看,雲遊戲不是什麼新鮮事,只是一種技術手段的變革。因為5G時代速度提升,將遊戲的運算放到了遠端,對硬件的要求會進一步降低,以往因手機配置無法暢玩重型遊戲的問題被解決,它肯定會給客戶帶來更好的遊戲體驗和遊戲推廣。類似於,以往辦公我們傳輸Word文檔可能需要使用U盤,現在藉助于雲網盤,我們直接使用賬號和密碼登錄,就可以在多個設備上接收和編輯文檔。不過雲遊戲的出現並不意味着商業模式的變革,因此雲遊戲的發展最終也還是要看IP、客戶使用體驗、收費模式等。目前來看,並沒有太大的變化。

《紅周刊》:受疫情影響,「雲辦公」的流行,也給騰訊等巨頭帶來了推廣應用端的機遇。目前來看,阿里以「大而全」的釘釘為主,而騰訊則推出了企業微信、騰訊會議、騰訊課堂等「多而細」的組合,您更看好哪種發展方式的競爭力?

騰訊雲與阿里雲差距縮小但難超越

杜可君:阿里、包括百度其實一直也在做小程序,並且將其作為它們發展的重心。與增長綁定密切的小程序未來肯定會得到發展的。個人認為,小程序未來不會是一家獨大,因為它沒有成為壟斷的業務基因,完全根據企業的業務來服務。目前看微信小程序相對佔有一定優勢,是因為微信的用戶基礎多,因此在微信框架下開發的小程序越多,生態就會越多。另外,很多小程序與社交相關,阿里發展小程序最大的問題是缺少一款社交軟件,而百度發展小程序最大的問題在於缺少支付。

此外,從我對央企、國企等企業調研情況來看,巨頭們未來想要更好的發展,可能要往整體解決方案方向上努力。純粹依靠銷售雲存儲或者雲計算等基礎層功能,比較容易出現瓶頸。未來一定要往應用端去滲透,例如,如何與物聯網、人工智能等技術結合,從而對某個行業產生更有價值、更好的服務,我認為這是一個更為高端的方向。

《紅周刊》:值得注意的是,在春節移動遊戲市場的大戰中,位元組跳動不斷發力。在您看來,位元組跳動在遊戲上的布局和發力,是否將對騰訊遊戲業務帶來衝擊?

短視頻應該是騰訊過去幾年比較大的失誤,雖然之前騰訊也有短視頻業務,但自己沒做好,也沒有意識到這將成為風口。前面也談到了,在現在的互聯網形態下,想要再出現第二個、第三個「頭條」並非易事。

杜可君:我對此沒有準確的判斷,直覺上認為可能釘釘這種模式更好一些。因為大家在企業辦公上面需求越來越多,如果細分領域做的功能比較單一、簡單,會存在需求平移的問題,消費者會選擇更為好用的產品。此時,誰的產品服務越全,功能越好,性能越穩定,就會越受認可。

騰訊加碼短視頻「搶市場」符合預期

但頭條系是個很有戰鬥力的企業,頭條系的遊戲如果找到比較不錯的切入點還是會做的不錯,但不太可能挑戰騰訊遊戲行業龍一的地位,尤其是市場上還有網易等很強的競爭對手。此外,遊戲除了研發,後期運營等生態也都很重要,如需要有資金、有流量渠道以及受到認可的IP等。

《紅周刊》:英國近日宣布對Facebook、谷歌、亞馬遜等在內的全球科技巨頭徵收2%的數字稅,4月份生效。您認為此次英國數字稅的推出,是否需要引起國內騰訊、阿里等科技巨頭的關注?

杜可君:當前微信支付和支付寶兩大巨頭的補貼戰基本告一段落,形成兩分天下的格局。

帶着這些投資者關心的焦點話題,《紅周刊》獨家深度對話了長期跟蹤和研究騰訊控股的北京格雷資產高級合伙人、副總經理杜可君,以下為訪談內容實錄。

《紅周刊》:去年四季度,騰訊海外遊戲業務收入同比增長超過1倍,占遊戲收入的23%。在您看來,未來騰訊遊戲海外市場拓展空間有多大?與暴雪、任天堂等海外頭部遊戲公司競爭情況如何?

《紅周刊》:2019四季度金融科技及企業服務業務同比增長39%至299億元,是公司增速最快的業務。其中,金融業務正成長為公司主要利潤來源之一。談談您對騰訊該業務未來發展的看法吧?

頭條系遊戲難以撼動騰訊行業龍頭地位

杜可君:騰訊在短視頻上的加碼,是符合預期的,因為短視頻屬於信息流中很重要的賽道,騰訊不會輕易地放手,肯定會親自下場來爭奪市場。在短視頻領域,頭條系的抖音肯定是遙遙領先的。騰訊現在只能說一方面加大對快手的投入,另一方面想辦法加大對微視、視頻號的發展,總的來說是維持在該領域不掉隊的狀態,但想要在短時間內超過抖音還是很難。因為習慣一旦形成,很難改變,就好比現在有產品想要反超微信同樣也很難。長期來看,我對騰訊的短視頻業務偏中性,短視頻從根本上講,是內容輸出平台,需要有很精良的內容製作方和線下渠道、團隊的運作等。我的判斷是,未來短視頻領域並非只有一個龍頭,可能是多隻產品共存組成第一梯隊的格局,目前來看,抖音和快手是走在行業前列的。

《紅周刊》:上周騰訊發佈了2019四季度和全年的業績報告,在最新披露的財報中,騰訊介紹2019年在短視頻領域加大了投入,並表示在長視頻領域「后發優勢」有望在短視頻賽道得到複製,您對此如何看?

今日关键词:作家邦达列夫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