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则贤在《物理》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关于物理学》-信息资讯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校园新闻稿首页>>科技新闻>>正文

物理曹则-曹则贤在《物理》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关于物理学》

美国确诊超10万

儘管如此,曹則賢卻直言:我沒有興趣做科普,更沒有能力做科普。

學習物理是時代和自我的要求對曹則賢來說,物理就是一座高峰。

回首求學之路,曹則賢讀過激光、固體物理、理論物理、真空物理以及等離子體物理。雖然輾轉物理學的多個方向,但直到今天,曹則賢未曾離開物理學的戰場。

撰寫這套書,源於一次「吹牛」。1996年左右,還在德國凱澤斯勞滕工業大學學習物理的曹則賢逐漸意識到,中文表述的物理學,存在一些物理概念翻譯錯誤的例子。

濺射深度輪廓技術是一種表面分析技術,一邊用離子剝蝕固體的表面,一邊測表面的組分,去定原初樣品組分隨深度的分佈。這是國際上廣泛使用多年的方法。

源於一次吹牛,寫了12年專欄他說,科普是「無心插柳柳成蔭」的偶然。

「而且,腹中存有知識會塑造人的氣質。來自物理的氣質相較來自任何其他專業的氣質讓人感到踏實。」曹則賢說,學習物理,是技術時代的要求,也是知識昌明時代,人對自我的要求。

這些年,他慢慢能讀懂一些物理大家的原著,比如龐加萊、外爾、愛因斯坦、狄拉克、彭羅斯等人的書。讀後他常納悶:為什麼對這些人來說物理那麼容易?

「學問如同高峰就在那裡,願意分享知識的科學家只是登山教練或嚮導,願不願意登山、最終能達到什麼高度,則是大眾自己的問題。」曹則賢反對把科普理解成科學的簡單化、庸俗化、碎片化。「這相當於把珠穆朗瑪峰拉低至200米,讓大家都過過征服高峰的癮兒,哪有這樣的好事啊。高峰就是高峰,需要去攀登。」曹則賢說。

「物理吸引我是因為它講道理,是一個用數學表達、用語言描述存在的知識體系。」曹則賢說,「通過學物理,可以知道世界運行的規律,結構功能發生的機理,自然現象背後的原因,物質性質的來源,甚至看透各種騙人的把戲。」

曹則賢說,用科學啟迪大眾如同邀大眾攀高峰。

「現在我養成了每天讀書的習慣。我很享受能讀書的機會,不事稼穡還吃好喝好,有書讀,已經虧欠社會很多了。」曹則賢說,一個物理學家在成長為物理學家之前肯定要讀很多書。

「腹中存有知識會塑造人的氣質。來自物理的氣質相較來自任何其他專業的氣質讓人感到踏實。學習物理,是技術時代的要求,也是知識昌明時代,人對自我的要求。」

曹則賢與科普結緣由來已久。他曾出過好幾本書,如《物理學咬文嚼字》《相對論少年版》《驚艷一擊》《一念非凡》等。前些年,他在《加油!向未來》節目中擔任科學顧問和現場嘉賓,更是「火」到了圈外。

曹則賢認為,物理的深奧程度正如某位德國馬普所物理學家所說:「這個世界上80%的物理學家根本不懂物理。」

沒想到,專欄真的開了。曹則賢只好硬着頭皮上,終於寫夠了100篇。履行這一諾言,他花了整整12年。

「後來我想明白了,他們不僅是輕易讀懂物理學,而是輕鬆創造了物理學。」曹則賢說,「對我來說,一個淺顯易懂的知識卻得靠思考多年才能真正想清楚。」

曹則賢當即誇下海口,承諾:「你要給我開個專欄,我隨手給你寫100篇。」

物理學家一定要學會思考談及自己的研究,曹則賢最滿意的是證明濺射深度輪廓(sputterdepthprofiling)技術是一個條件不足的逆問題。

大概在2001年左右,曹則賢開始寫思考筆記。「我做研究、讀書時會記錄一些東西,添點自己的思考,有興緻的就整理成篇。」

曹則賢,中科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2019年底,他的演講《什麼是量子力學》風靡網絡,眾多網友隨之開啟了一次「硬核」跨年。他曾在課堂上說:但凡學過電磁學,就知道「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是不科學的。

後來,曹則賢陸續出版了一些物理書籍。「我不認為那是科普書。」曹則賢說,「我的《相對論少年版》,滿頁公式,297頁,物理教授能全看懂就不錯了。而且我一向反對給書分類貼標籤。書還是以具體內容論才好,有的專業論文只有垃圾,而有的小品文也充滿智慧和洞見。」

1982年,曹則賢參加高考,物理成績在各門功課中最差。但他「不服氣」地選擇了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物理系。「那年全國有16個理科狀元進了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我們班佔了3個,這奠定了我是差生的基礎。」曹則賢說。

「物理學家一定要善於思考。」2017年,曹則賢在物理所研究生開學典禮的致辭中強調。在求索中,他自己也養成了讀書和寫思考筆記的習慣。

他說,熱愛科學那就讀「硬核」的專業著作。「科普作品是入門用的,類似於一座高峰的景點介紹。通過景點介紹能知道高峰的海拔、積雪厚度等,但不可能獲得一覽眾山小甚至直面生死的體驗。」

「儘管如此,我們所有人也要學習物理。」曹則賢說,今天是一個技術高於神話的時代,而物理學是一切技術的基礎,生於技術時代的人就得掌握足夠的物理知識。

「我接觸到這個技術就感覺它不對。後來我用實驗加數學分析,證明它原理上就先天不足,並發表了一篇唯一作者的長文。」曹則賢說,濺射深度輪廓技術後來被廢棄了。

2007年,曹則賢在《物理》雜誌上發表了一篇文章《關於物理學》。此後,他撰寫了總計100篇的「物理學咬文嚼字」系列,內容涉及夸克、量子、溫度、熵等重要概念的起源。2010年起,曹則賢將這些文章陸續集結成書出版,即四卷本《物理學咬文嚼字》。

日前,中國科學院物理研究所《雲里·悟理》系列微課推出了曹則賢主講的「相對論」,引髮網友熱議。

邀眾人共攀物理高峰,是曹則賢的一大樂趣。「陳子昂所謂『悠然心會,妙處難與君說』,此其謂也。想知道物理帶來的快樂,那得認真學些物理。」曹則賢說。

「物理對我來說從來都是很難的,從上大學到現在都是。」曹則賢坦言。

人物檔案曹則賢,1987年畢業於中國科技大學物理系,1997年獲德國凱澤斯勞滕工業大學物理學博士學位。1998年進入中國科學院物理所。曾在國際雜誌上發表研究論文100餘篇。著有《物理學咬文嚼字》(四卷)《至美無相》《Thin Film Growth》《一念非凡》《量子力學-少年版》《驚艷一擊》等書。

2007年,在一次飯桌上,曹則賢與時任《物理》雜誌副主編劉寄星教授聊天時談及此事。

有一天,曹則賢偶然看到別人菜筐里有兩個哈密瓜,瓜表面紋理褶皺布滿溝痕。「當時心裏就咯噔了一下,覺得這兩個瓜有問題!因為它們表面的條紋深淺不一,通俗來說,這兩個哈密瓜不知道怎麼安排自己身上的皺紋。」曹則賢回憶道,後來他回家一查,才發現,這兩個哈密瓜是新培育出來的品種。

曹則賢見諸於世的很多文字都是他思考的結晶。「文章發表后,我不太在意閱讀量和別人的評價,但有一點值得在意,就是別人的補充。」

「小曹老師好可愛。」「感謝《雲里·悟理》讓我們不再『雲里霧裡』。」

曹則賢擔任2019全國科普講演大賽評委 受訪者供圖

「我高中畢業前只買過兩本書,一本《董存瑞》,0.27元,還有一本是《硝煙》。可以說,我在高中畢業前就沒讀過什麼書,因為無書可讀。」曹則賢回憶道,1982年入大學后才慢慢讀一些。

劉寄星說:「我在物理雜誌上給你留個專欄,你有沒有能力寫?」

「感覺不對勁」就像啟發曹則賢思考的一個按鈕,不僅體現在科研中,也體現在日常生活中。

今日关键词:武汉地铁恢复运营